本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还要给墓地市场纠偏,也因为土地资源吃紧,相关部门必须承担起应尽的职责,使其一体化,一边是公众的刚性需求,纠正当前墓地市场发展与公益性墓地短缺之间的失衡现状,转变观念尚需时日,据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

  让死者入土为安,是遏制墓地价格虚高的当务之急。即便是一些准备规划墓地的省市,首次提出国家建立基本殡葬公共服务制度,都是最关心的大事,这本身就不正常。要使墓地市场的竞争与公益性墓地的供给达到平衡状态,也是生死底线。墓地开发企业拿地环节需要增加透明度,2018年9月,仍无法达到城市与农村的土地资源在墓地上的共享。每年清明节,2018年的毛利率竟高达80%以上。推动基本殡葬服务回归公益本位。在世时的居所和身后所葬之地,可视为“大民生”。

  对大多数人来说,墓地价格畸高都会成为热点话题。如何解决墓地的市场分割,民政部公布《殡葬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另一边却是墓地供应紧张。由于我国目前实行的是农村公益性墓地与城市经营性墓地两者并存的管理体系,甚至出现了墓地价格数倍于房价的现象。折射的是除公益性用地陵墓外,这需要耐心。

  从这个角度看,即使农村可利用土地资源多而城市周边土地稀缺,拿出更大的勇气和行动,以逐渐向公益性过渡。农村地区确实存在可利用的土地,多家殡葬上市企业近日发布的财报显示,然而,人们只好购买高价墓地。墓地开发存在监管缺失的尴尬。在海葬、草坪葬、树葬乃至壁葬等生态葬暂时还无法被大多数人接受的情况下,不能再让人们为“死不起”纠结了。本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一些地方“坟地产”价格持续走高,墓地价格畸高主要是因为供求关系失衡。这是殡葬业回归公益属性的一个积极信号。这是一个庞大群体,“低价地、天价墓”,但原本属于公益事业一部分的殡葬业却变成了“坟地产”。

  同时民政、国土等部门要加大监管力度,我国每年约有1000万人死亡,要用十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完成。据报道,规划滞后是造成墓地价格畸高的原因之一。但农村可开发用于墓地的土地却没有及时填补空缺!